西什库教堂的音乐

字体大小: [] [] []


  我的第一次领洗就在这里,这座巍巍的教堂有着动听的音乐。现在我仍然无法辨认出那些音乐的名字,但我知道这些音乐一定是承载了圣母玛丽亚的福音和上主的荣耀;每一次走在教堂的院子的时候,我总是会为这样的曲调感动。08年之后的那个假日,我去往亲爱的阿姨家,阿姨说当时我领洗的时候,她想买一张那样的音乐唱片给我,但后来才知道,那样的唱片已经没有了。从那个春天开始,西什库教堂的音乐声便成了我永远不可抹去的回忆,爱与传颂,我想起这样的方式就是一种伟大;只是后来,在爱的传播上,我所做甚少,对不起当年辅导我们的那些阿姨。

  一年多的时光之后,我即将重新走进西什库教堂。在北京城中心的西四地段,这座教堂给了我最初的记忆和原始的纯真;在历经上百年岁月的洗礼之后,我将再一次走进这里,聆听天国的祥和与爱的福音。

  现在我已经无法确切我能否遇见这里的阿姨,三年多的时光让我们彼此多次失去联系,现在,无论时光多么久远,我一直眷恋着那些我无法相望的过往。我想起三年前,我作为一个慕道班的学院在聆听神父讲解的时候,我听得那么仔细。那年冬天,我在早上四点过起床,冒着北京城冬天固有的寒冷,从上地骑车到西四;那个时候,我只是想距离我的信仰近一些,因为莫名的感动。

 

  我的第一次领洗就在这里,这座巍巍的教堂有着动听的音乐。现在我仍然无法辨认出那些音乐的名字,但我知道这些音乐一定是承载了圣母玛丽亚的福音和上主的荣耀;每一次走在教堂的院子的时候,我总是会为这样的曲调感动。08年之后的那个假日,我去往亲爱的阿姨家,阿姨说当时我领洗的时候,她想买一张那样的音乐唱片给我,但后来才知道,那样的唱片已经没有了。从那个春天开始,西什库教堂的音乐声便成了我永远不可抹去的回忆,爱与传颂,我想起这样的方式就是一种伟大;只是后来,在爱的传播上,我所做甚少,对不起当年辅导我们的那些阿姨。

 

  我第一次跪在教堂祈祷的时候,我的第一个愿望是世界和平,后来直到我领洗成为一名真正的基督徒的时候,面对耶稣的圣像,我跪在下面不断的祈祷,从世界和平到我能考上北大中文系的研究生,无所不包。多年后的今天,北大中文系的研究生注定和我没有缘分,世界也依然在充斥着非和平,但多年前的祈祷已经给了我难以抹灭的印迹,至少在我心中,我一直坚守着关于祈祷的信仰。

  领取完神父给予的麦片之后,跪在长椅上的祈祷是整个弥撒中我最在意的环节,这个时候,我总是紧闭着眼睛,心中充满无限的想念,内心单一得要渗出汗珠,然后一遍又一遍地默念我的期望。我不知道和善的耶稣是否聆听到了我的祷告,那个时候,我真的是很用虔诚很虔诚的。多年的时光过去了,我和北大中文系研究生也注定没有任何机会,不过,这些已经没有任何关系,我仍然那样相信上主的力量和命运的安排。是的,只要可以,我愿意放弃很多东西。

  那么,亲爱的主,这一次,你一定要答应我。我知道你无所不能,我知道你的微许点头,就能促成我巨大的期望,不是吗?

 

  在弥撒完毕之后,我总是看到很多的行人对着圣母玛丽亚山朝拜,无论头发花白的奶奶还是刚刚学会蹒跚走路的孩子,在时间的真善美面前,一切灵魂都是那么透明。这个时候,悠扬的音乐便会想起来,宛若一曲来自天籁的清音弹唱,又宛若来自人间绝境的山高水长。每每在这样的音乐声中的时候,我总是感觉到巨大的力量,是的,这世界有一种爱让我们前行,有一种爱让我们充满力量。

  我所在的21期慕道班是教友最多的一起慕道班,在这个慕道班里有很多很多可亲可爱的人让我难忘,热诚至极的杨姐姐,比我大一点点但当时已经即将清华哲学系毕业的MM,很多很多的人现在都已经联系不上,但他们的身影,一直弥留在我的记忆。

  从领洗的那天开始,每次弥撒的时候,我都会听到各种来自弥撒或是其他时候的歌谣,上主,请以水洗净我洗净我……当神父的水洒向我的脸面的时候,我会情不自禁感动起来;当这个世界的爱向我涌来的时候,我便觉得,所有的幸福都会飞翔。(朱翊/文)

2010年1月18日夜.上地

欢迎转载,请注明转自:朱翊读书
本文链接: 西什库教堂的音乐

标签:
更多

发表评论

NOTICE: You should type some Chinese word (like “你好”) in your comment to pass the spam-check, thanks for your pati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