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浓的思念—读温庭筠《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

字体大小: [] [] []

  第891卷018首〖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

  书名:《全唐诗》 作者:温庭筠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
  弄妆梳洗迟。
  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温庭筠: (约812—866),唐代诗人、词人。本名岐,字飞卿,太原祁(今山西祁县)人,是花间词派的重要作家之一。唐初宰相温彦博之后裔。《新唐书》与《旧唐书》均有传。年轻时苦心学文,才思敏捷。晚唐考试律赋,八韵一篇。据说他叉手一吟便成一韵,八叉八韵即告完稿,时人亦称为“温八叉”、“温八吟”。诗词兼工,诗与李商隐齐名,并称“温李”;词与韦庄齐名,并称“温韦”。(百度百科)[separator]

  菩萨蛮:唐教坊曲名,后用为词牌。亦作菩萨鬘(mán),又名《子夜歌》、《花间意》、《重叠金》等。唐宣宗(李忱)大中年间(公元847–859年),女蛮国派遣使者进贡,她们身上披挂着珠宝,头上戴着金冠,梳着高高的发髻(jì),号称菩萨蛮队,当时教坊就因此制成《菩萨蛮曲》,于是《菩萨蛮》就成了词牌名。菩萨蛮双调四十四字,前后阙均两仄韵转两平韵。另有《菩萨蛮引》、《菩萨蛮慢》。又:曲牌名。属北曲正宫。字句格律与词牌前半阕同,用在套曲中。

  1

  在温庭筠的所有词作中,《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是最为让我感到欣喜的一首;同时《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作为温庭筠词作中的代表,是我初次接触花间词里的显著代表。在多年后的安静晚上,打开泛黄的书页重读这些词作的时候,词作中的香浓风情仍然铺面而来。在这首温庭筠的词作中,属于一个女子的形象与当时环境的状态已经全部跃然于我心中、

  《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写一个女子的日常生活与其对远方人的思念。在《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一词中,通过对女子的日常生活动作和其所装饰的衣服配饰的描述,从而勾勒出女主人公对远在他乡的人的思念。在全诗词中,作者并未用明确的字词点名女主人公的状态,但却通过对女主人公在神情、服饰等方面的勾勒,使得一个活生生的人物形象顷刻间出现在读者面前。

  作为花间词的代表,同时也作为温庭筠广为人知的作品,《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在诗词风格上的独特也是这首词的最大特点。在用词上对女主人公神态、服饰等方面的描写,即已经带给了读者一个鲜明的想象,但作者在词的左后,用一句“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更加点明了该词作的属性。在《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的文学作品风格上,最后这样的修饰风格无疑为这首词的文学意义打下了基础。

  从《诗经》开始,许多中国传统文学作品中惯用的表现手法在《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中也得到明显的体现。其中最为显著的对方即在于词作者使用和词作本身并没有多大关系的手法去为读者创造一种意境,在《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中,从开始到结束,作者均为对女主人公的细节方面有着直接的着墨,但词作者却通过对相关事物的侧面勾画,使得词中的女主人公形象跃然纸上,这是一种叫较为典型却又属于高明的艺术手法,同时也是这首词的价值所在。

  2

  在《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中女主人公生活的那个年代,因为当时的封建社会的思想和当时的生活环境的差异等相关因素,很多妇女在现实生活中的地位也因此受到了很多压抑。即使在很多人之正常的情感方面,这样的时代下的妇女仍然有着太多无可奈何的压抑。在《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中,女主人公对思念人的想念,也可以让人轻易的看出女主人公面对现实的无奈。在当时的封建社会里,中国一代女性的生活空间充满了窒息感和让人恐惧的压抑感。

  我曾经读到众多中国古代女性的简略故事。之所以说她们的这些故事趋于简略,主要是因为历史上她们在现实生活中所受到的待遇是一个无法用言语来度量的标准。无论是千金小姐还是民间女子,在面对一些无可奈何的时代背景的情况下,她们对于命定的痛苦没有任何办法作出逃离,而这样的痛苦也在她们的生活表象上留下了深刻的印迹。

  《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中的女主人公即是一个在封建社会里无法摆脱舒服无法自由追求自己想要东西的典型人物。在无数的光阴流逝中,对心上人的思念是中国古代文学作品中,关于离别的最主要主题,而今天再一次看到《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也有这样的影子的时候,仅为无数生活在那个时代的女性寄予遥远的问候。

  3

  一颗开花的树

  在他离开后的很多年里,她一直保持了这样的姿势,无论是何种季节,也无论是何方景致,她一直觉得这样的装饰是一个记号;她期望某天他出现的时候,会因为这身离开的服装而在瞬间即可相识。在一个近乎亘古不变的对方,她用这样的方式一直守候着;在她心目中,她一直倔强地相信那个人会回来,仿若就在刚刚离去的时候,那些誓言一样的语言还回荡在耳边,因此,她选择了心甘情愿地等待着。

  我只是不希望他出现的时候,会因为我的面貌发生一定改变,从而让他不能在瞬间认出我来。带着这样固执的想法,从春天到秋天,再到第二年的春天,她一直保持着这样的装饰;她只是简单地人为,有一天他回来的时候,他可以倚着这样的服饰而在千千万万人中看见我,继而向我走来,并且拉着我的手告诉我他离开的故事。每一次她这样想到的时候,嘴角总会扬起遥远的幸福微笑,她想这应该是一个美丽的状态,至少在她看来会是这样。

  因此,在无数个起床和到院子里踱步的时候,她总是能看到那株花朵早已经凋谢的大树。每一次经过它的身旁的时候,她总会想起,当年他离开的时候,这实在是一株小得让人无法相信它会活下来的小树苗,而现在它已经成长为一棵开花的树。每一次在秋天的时候,树木上总会飘落飞扬的花朵,伸出手去的时候,总会迎接到很多降临在手上的花仙子。这是多么一段漫长的岁月啊,她悠悠地叹道,难道他真的不记得应该回来么?

  于是在这样的境况中,她再一次等到这株开花的树落下繁盛的花朵。这些年中,花朵一直在不断的落下,同一个样子的衣服她也开始换了一件又一件,可是当初离开的他现在却仍然没有归来。很多时候她也在想着,是不是他就不回来了呢?毕竟现在这株树都已经开满了花朵啊。

  后来,她开始看到这株开花的树长出结实的果实,在属于这些果实的
季节被一阵寒风刮去之后,她终于在第二年的春天看到了茁壮涨起来的嫩芽。当隔壁邻居的孩子欢笑着跑过来告诉她这个消息的时候,她终于知道,一棵开花的树已经不再属于这个时代了。这么多年,一直在等他归来,但至于他能否归来的意义今天已经不再重要。看着铜镜里的容颜的时候,她似乎也看到了那颗濒临衰落的心;终于,在镜中她看到了白发,一丝安静却充满了绝望的白发,那一刻,她终于知道,这个世界原来也有尽头。

  后来,当她已经不能再下地的时候,透过窗棂,在躺椅上的她看到那株树落下的种子长出来的小树也开始在吐露着花蕊了,在微风中,它们像极了当初自己听信那句语言的承诺的样子。这一切真是一个梦幻,她幽幽地想到,在屋子的另一端,她有着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牵挂,现在的一切对于她而言,她已经开始淡忘了那个多年前回来的约定,只是自己等待了这么多年,将全部的事件都托付给了等待,现在在最后的时光里,她开始意识到,这个世界上到了最后会不会发现,有些东西其实可以不必这样的。

  她死去的那一年,那株开花的树落下的种子成长起来的小树也开始落下大粒大粒的种子,在无数开始变冷的秋风中,她看到这些种子全部像飞蛾投火一样落向地上。端着药碗的时候,她开始知道,这一生真的就这样过去了,年轻的时候其实可以放轻一些的,但因为年轻时候的固执,却让自己一直坚持了这么多年,现在才发现,其实很多等待需要留一些爱给自己的时候,人性是需要一些自私的。

  很多年过去了,她的坟头开始长出各种各样好看的小花,在春风中它们似乎在迎风成长着,在无数的过路人的眼中这些小花都是异常美丽的花朵,在以后的时日里它们将有可能成长为参天大树。在远离了尘世的等待之后,另一个世界的她已经不再清楚这些曾经发生在自己身边的故事,这些都已经很遥远了,等待一个不会回归的人,她耗尽了一辈子的时光。

  其实,年轻的时候她有过一个梦,梦境中她走出了等待,她走出了自己给自己的枷锁。在那片安详的梦境中,她发现她走出来的时候,她居然发现他其实一直就在她旁边,他仍然那么温柔,在拉起她的手的时候,他告诉她,我要带你一起离开。后来,后来的后来,在梦境醒了之后,她对自己说,这是一个梦而已,他会回来的,所以我用这样的姿势一直等待下去好了。

  这一等,用了一辈子,用了一株花开的树的所有时间。(朱翊/文)

  

2009年12月2日夜.上地

  第891卷018首〖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

  书名:《全唐诗》 作者:温庭筠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
  弄妆梳洗迟。
  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温庭筠: (约812—866),唐代诗人、词人。本名岐,字飞卿,太原祁(今山西祁县)人,是花间词派的重要作家之一。唐初宰相温彦博之后裔。《新唐书》与《旧唐书》均有传。年轻时苦心学文,才思敏捷。晚唐考试律赋,八韵一篇。据说他叉手一吟便成一韵,八叉八韵即告完稿,时人亦称为“温八叉”、“温八吟”。诗词兼工,诗与李商隐齐名,并称“温李”;词与韦庄齐名,并称“温韦”。(百度百科)[separator]

  菩萨蛮:唐教坊曲名,后用为词牌。亦作菩萨鬘(mán),又名《子夜歌》、《花间意》、《重叠金》等。唐宣宗(李忱)大中年间(公元847–859年),女蛮国派遣使者进贡,她们身上披挂着珠宝,头上戴着金冠,梳着高高的发髻(jì),号称菩萨蛮队,当时教坊就因此制成《菩萨蛮曲》,于是《菩萨蛮》就成了词牌名。菩萨蛮双调四十四字,前后阙均两仄韵转两平韵。另有《菩萨蛮引》、《菩萨蛮慢》。又:曲牌名。属北曲正宫。字句格律与词牌前半阕同,用在套曲中。

  1

  在温庭筠的所有词作中,《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是最为让我感到欣喜的一首;同时《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作为温庭筠词作中的代表,是我初次接触花间词里的显著代表。在多年后的安静晚上,打开泛黄的书页重读这些词作的时候,词作中的香浓风情仍然铺面而来。在这首温庭筠的词作中,属于一个女子的形象与当时环境的状态已经全部跃然于我心中、

  《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写一个女子的日常生活与其对远方人的思念。在《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一词中,通过对女子的日常生活动作和其所装饰的衣服配饰的描述,从而勾勒出女主人公对远在他乡的人的思念。在全诗词中,作者并未用明确的字词点名女主人公的状态,但却通过对女主人公在神情、服饰等方面的勾勒,使得一个活生生的人物形象顷刻间出现在读者面前。

  作为花间词的代表,同时也作为温庭筠广为人知的作品,《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在诗词风格上的独特也是这首词的最大特点。在用词上对女主人公神态、服饰等方面的描写,即已经带给了读者一个鲜明的想象,但作者在词的左后,用一句“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更加点明了该词作的属性。在《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的文学作品风格上,最后这样的修饰风格无疑为这首词的文学意义打下了基础。

  从《诗经》开始,许多中国传统文学作品中惯用的表现手法在《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中也得到明显的体现。其中最为显著的对方即在于词作者使用和词作本身并没有多大关系的手法去为读者创造一种意境,在《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中,从开始到结束,作者均为对女主人公的细节方面有着直接的着墨,但词作者却通过对相关事物的侧面勾画,使得词中的女主人公形象跃然纸上,这是一种叫较为典型却又属于高明的艺术手法,同时也是这首词的价值所在。

  2

  在《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中女主人公生活的那个年代,因为当时的封建社会的思想和当时的生活环境的差异等相关因素,很多妇女在现实生活中的地位也因此受到了很多压抑。即使在很多人之正常的情感方面,这样的时代下的妇女仍然有着太多无可奈何的压抑。在《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中,女主人公对思念人的想念,也可以让人轻易的看出女主人公面对现实的无奈。在当时的封建社会里,中国一代女性的生活空间充满了窒息感和让人恐惧的压抑感。

  我曾经读到众多中国古代女性的简略故事。之所以说她们的这些故事趋于简略,主要是因为历史上她们在现实生活中所受到的待遇是一个无法用言语来度量的标准。无论是千金小姐还是民间女子,在面对一些无可奈何的时代背景的情况下,她们对于命定的痛苦没有任何办法作出逃离,而这样的痛苦也在她们的生活表象上留下了深刻的印迹。

  《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中的女主人公即是一个在封建社会里无法摆脱舒服无法自由追求自己想要东西的典型人物。在无数的光阴流逝中,对心上人的思念是中国古代文学作品中,关于离别的最主要主题,而今天再一次看到《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也有这样的影子的时候,仅为无数生活在那个时代的女性寄予遥远的问候。

  3

  一颗开花的树

  在他离开后的很多年里,她一直保持了这样的姿势,无论是何种季节,也无论是何方景致,她一直觉得这样的装饰是一个记号;她期望某天他出现的时候,会因为这身离开的服装而在瞬间即可相识。在一个近乎亘古不变的对方,她用这样的方式一直守候着;在她心目中,她一直倔强地相信那个人会回来,仿若就在刚刚离去的时候,那些誓言一样的语言还回荡在耳边,因此,她选择了心甘情愿地等待着。

  我只是不希望他出现的时候,会因为我的面貌发生一定改变,从而让他不能在瞬间认出我来。带着这样固执的想法,从春天到秋天,再到第二年的春天,她一直保持着这样的装饰;她只是简单地人为,有一天他回来的时候,他可以倚着这样的服饰而在千千万万人中看见我,继而向我走来,并且拉着我的手告诉我他离开的故事。每一次她这样想到的时候,嘴角总会扬起遥远的幸福微笑,她想这应该是一个美丽的状态,至少在她看来会是这样。

  因此,在无数个起床和到院子里踱步的时候,她总是能看到那株花朵早已经凋谢的大树。每一次经过它的身旁的时候,她总会想起,当年他离开的时候,这实在是一株小得让人无法相信它会活下来的小树苗,而现在它已经成长为一棵开花的树。每一次在秋天的时候,树木上总会飘落飞扬的花朵,伸出手去的时候,总会迎接到很多降临在手上的花仙子。这是多么一段漫长的岁月啊,她悠悠地叹道,难道他真的不记得应该回来么?

  于是在这样的境况中,她再一次等到这株开花的树落下繁盛的花朵。这些年中,花朵一直在不断的落下,同一个样子的衣服她也开始换了一件又一件,可是当初离开的他现在却仍然没有归来。很多时候她也在想着,是不是他就不回来了呢?毕竟现在这株树都已经开满了花朵啊。

  后来,她开始看到这株开花的树长出结实的果实,在属于这些果实的
季节被一阵寒风刮去之后,她终于在第二年的春天看到了茁壮涨起来的嫩芽。当隔壁邻居的孩子欢笑着跑过来告诉她这个消息的时候,她终于知道,一棵开花的树已经不再属于这个时代了。这么多年,一直在等他归来,但至于他能否归来的意义今天已经不再重要。看着铜镜里的容颜的时候,她似乎也看到了那颗濒临衰落的心;终于,在镜中她看到了白发,一丝安静却充满了绝望的白发,那一刻,她终于知道,这个世界原来也有尽头。

  后来,当她已经不能再下地的时候,透过窗棂,在躺椅上的她看到那株树落下的种子长出来的小树也开始在吐露着花蕊了,在微风中,它们像极了当初自己听信那句语言的承诺的样子。这一切真是一个梦幻,她幽幽地想到,在屋子的另一端,她有着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牵挂,现在的一切对于她而言,她已经开始淡忘了那个多年前回来的约定,只是自己等待了这么多年,将全部的事件都托付给了等待,现在在最后的时光里,她开始意识到,这个世界上到了最后会不会发现,有些东西其实可以不必这样的。

  她死去的那一年,那株开花的树落下的种子成长起来的小树也开始落下大粒大粒的种子,在无数开始变冷的秋风中,她看到这些种子全部像飞蛾投火一样落向地上。端着药碗的时候,她开始知道,这一生真的就这样过去了,年轻的时候其实可以放轻一些的,但因为年轻时候的固执,却让自己一直坚持了这么多年,现在才发现,其实很多等待需要留一些爱给自己的时候,人性是需要一些自私的。

  很多年过去了,她的坟头开始长出各种各样好看的小花,在春风中它们似乎在迎风成长着,在无数的过路人的眼中这些小花都是异常美丽的花朵,在以后的时日里它们将有可能成长为参天大树。在远离了尘世的等待之后,另一个世界的她已经不再清楚这些曾经发生在自己身边的故事,这些都已经很遥远了,等待一个不会回归的人,她耗尽了一辈子的时光。

  其实,年轻的时候她有过一个梦,梦境中她走出了等待,她走出了自己给自己的枷锁。在那片安详的梦境中,她发现她走出来的时候,她居然发现他其实一直就在她旁边,他仍然那么温柔,在拉起她的手的时候,他告诉她,我要带你一起离开。后来,后来的后来,在梦境醒了之后,她对自己说,这是一个梦而已,他会回来的,所以我用这样的姿势一直等待下去好了。

  这一等,用了一辈子,用了一株花开的树的所有时间。(朱翊/文)

  

2009年12月2日夜.上地

欢迎转载,请注明转自:朱翊读书
本文链接: 香浓的思念—读温庭筠《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

标签:
更多

发表评论

NOTICE: You should type some Chinese word (like “你好”) in your comment to pass the spam-check, thanks for your pati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