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声在午夜的上空想起—读闾丘露薇《我已出发.出发》

字体大小: [] [] []

  闾丘露薇在《我已出发.出发》中说,当年她在进入巴格达采访的时候,和她的同行约好了午夜出发。当时的巴格达和和中国、和纽约是两个不一样的世界,虽然它们都诞生在同一片天空下。而作为一个占地记者,闾丘露薇的巴格达之行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采访任务。
[separator]闾丘露薇说,这是午夜间的出发,但事实上这是一种使命般的出发,我相信闾丘露薇在接到签证的时候一定会有一种感概,另一个城市里的枪林弹火将通过她的报道传回中国,13亿人民对于另一个世界的关注,这些担子全部压在她的身上。幸好的是闾丘露薇作为一个优秀的记者,自始至终她完成了圆满的任务。

 

  在巴格达战争逝去五周年之际,我才从北京一个破旧的书店里以打折的方式买到这本书。诚然这些些许的故事都已经随着时光的远去而逐渐消失在历史的尽头,但是幸好还有这么一本关于个人随笔的书让我们看到多年前一座城市的状态。死亡和残酷,闾丘露薇说当时这就是巴格达的面貌。而时间在五年之后选择了将这些尘封的往事遗忘,然而闾丘露薇带来的真实穿越了时间停留在这五年之后的关头,这是一个传媒人的精彩,因此,当年的闾丘露薇的出发,注定是一个美丽的背影。

 

  从《我已出发.出发》中,可以清楚地看出我们个人对于这个世界的恐慌,一直以来我们总是觉得这样的世界太过于美好,以至于这样的世界用弥天大谎来欺骗我们的时候我们仍然相信遥远的云端有王子会骑着白马来迎接公主。但事实上,2003年的巴格达只有炮弹从天空穿来,没有王子和公主的幸福生活,也没有唱歌歌声的牧羊人和吹着牧笛的儿童。2003年的巴格达是一座人间地狱,美国给与了那年的巴格达一种新的面目,但巴格达的那些难民,他们却从来不曾得到一点关于自己生存的权利。[newpage]

 

  因此今天读到《我已出发.出发》的时候,我想起五年之后的北京,距离巴格达远至千里的城市里我感受到穿越了时光和空间的残酷。感谢闾丘露薇将 2003年的世界纪录下来,在人类和平的历史上,这些发生在2003年的鲜血、死亡和残酷终将成为即使的祭奠。没有人记得那些难民的哀嚎,也没有人会记得那场战争的性质,但是闾丘露薇却为我们留下了关于那个时代的缩影。2003年的世界是一场战争的坟墓,闾丘露薇以一个过路人的身份,记录下了那个时代的真相。

 

  作为一个传媒人,闾丘露薇是一个优秀的记者。我看到她的成长生涯中几乎没有过任何引以为豪的地方,但命运却给了她太多闪光地方,连她自己都说,生活给与了自己太多的幸运。然而事实上,我想没有人一个人能体会到那种源自于生命质底的关注,闾丘露薇只是一个记者,但她却做了大多数记者都不曾做到的职责,这就是闾丘露薇闪光的地方。因此能将发自心间的个人的职责和工作职责上升到一起的时候,闾丘露薇的出发注定了是一场充满鲜花与玫瑰的辉煌之路。

 

  我想起闾丘露薇在《我已出发.出发》中说,他们当时为了赶往巴格达,从居住的酒店半夜出发,我想象那个时候的伊拉克上空没有钟声,午夜的星光亦只能垂下清冷的光辉。这是一个寂寞的世界,也是一个让人心疼的世界。闾丘露薇的巴格达之行不是只为了一些采访,而更多是为了记录一些关于世界和历史的真实,作为一个女子,作为一个普通的电视台记者,闾丘露薇从一开始就选择了出发。而她的身影和记录,让我们看见了2003年的巴格达和那些需要粮食和没有家园的难民。这个世界,曾经有过清冷的月光光辉,但在那个时候的城市,却从来没有过任何关于报时的钟声。

 

  因为那个时候的巴格达,正是一座屠杀声音的空城。

  

2009年6月28日晚于北京上地家中

  闾丘露薇在《我已出发.出发》中说,当年她在进入巴格达采访的时候,和她的同行约好了午夜出发。当时的巴格达和和中国、和纽约是两个不一样的世界,虽然它们都诞生在同一片天空下。而作为一个占地记者,闾丘露薇的巴格达之行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采访任务。
[separator]闾丘露薇说,这是午夜间的出发,但事实上这是一种使命般的出发,我相信闾丘露薇在接到签证的时候一定会有一种感概,另一个城市里的枪林弹火将通过她的报道传回中国,13亿人民对于另一个世界的关注,这些担子全部压在她的身上。幸好的是闾丘露薇作为一个优秀的记者,自始至终她完成了圆满的任务。

 

  在巴格达战争逝去五周年之际,我才从北京一个破旧的书店里以打折的方式买到这本书。诚然这些些许的故事都已经随着时光的远去而逐渐消失在历史的尽头,但是幸好还有这么一本关于个人随笔的书让我们看到多年前一座城市的状态。死亡和残酷,闾丘露薇说当时这就是巴格达的面貌。而时间在五年之后选择了将这些尘封的往事遗忘,然而闾丘露薇带来的真实穿越了时间停留在这五年之后的关头,这是一个传媒人的精彩,因此,当年的闾丘露薇的出发,注定是一个美丽的背影。

 

  从《我已出发.出发》中,可以清楚地看出我们个人对于这个世界的恐慌,一直以来我们总是觉得这样的世界太过于美好,以至于这样的世界用弥天大谎来欺骗我们的时候我们仍然相信遥远的云端有王子会骑着白马来迎接公主。但事实上,2003年的巴格达只有炮弹从天空穿来,没有王子和公主的幸福生活,也没有唱歌歌声的牧羊人和吹着牧笛的儿童。2003年的巴格达是一座人间地狱,美国给与了那年的巴格达一种新的面目,但巴格达的那些难民,他们却从来不曾得到一点关于自己生存的权利。[newpage]

 

  因此今天读到《我已出发.出发》的时候,我想起五年之后的北京,距离巴格达远至千里的城市里我感受到穿越了时光和空间的残酷。感谢闾丘露薇将 2003年的世界纪录下来,在人类和平的历史上,这些发生在2003年的鲜血、死亡和残酷终将成为即使的祭奠。没有人记得那些难民的哀嚎,也没有人会记得那场战争的性质,但是闾丘露薇却为我们留下了关于那个时代的缩影。2003年的世界是一场战争的坟墓,闾丘露薇以一个过路人的身份,记录下了那个时代的真相。

 

  作为一个传媒人,闾丘露薇是一个优秀的记者。我看到她的成长生涯中几乎没有过任何引以为豪的地方,但命运却给了她太多闪光地方,连她自己都说,生活给与了自己太多的幸运。然而事实上,我想没有人一个人能体会到那种源自于生命质底的关注,闾丘露薇只是一个记者,但她却做了大多数记者都不曾做到的职责,这就是闾丘露薇闪光的地方。因此能将发自心间的个人的职责和工作职责上升到一起的时候,闾丘露薇的出发注定了是一场充满鲜花与玫瑰的辉煌之路。

 

  我想起闾丘露薇在《我已出发.出发》中说,他们当时为了赶往巴格达,从居住的酒店半夜出发,我想象那个时候的伊拉克上空没有钟声,午夜的星光亦只能垂下清冷的光辉。这是一个寂寞的世界,也是一个让人心疼的世界。闾丘露薇的巴格达之行不是只为了一些采访,而更多是为了记录一些关于世界和历史的真实,作为一个女子,作为一个普通的电视台记者,闾丘露薇从一开始就选择了出发。而她的身影和记录,让我们看见了2003年的巴格达和那些需要粮食和没有家园的难民。这个世界,曾经有过清冷的月光光辉,但在那个时候的城市,却从来没有过任何关于报时的钟声。

 

  因为那个时候的巴格达,正是一座屠杀声音的空城。

  

2009年6月28日晚于北京上地家中

欢迎转载,请注明转自:朱翊读书
本文链接: 钟声在午夜的上空想起—读闾丘露薇《我已出发.出发》

标签:
更多

发表评论

NOTICE: You should type some Chinese word (like “你好”) in your comment to pass the spam-check, thanks for your pati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