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国和中国一起老去—读《青灯》(诗歌)有感

字体大小: [] [] []
  我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读到北岛先生的这首《青灯》的,第一次接触这样的词语的时候,我开始被北岛在这首诗歌中的所抒发的那种情怀感动。关于回忆、关于对往事的追缅,这些都在《青灯》中表现出那个时代的美好。[separator]在《青灯》中,北岛先生用一种近乎安静的诗句向我们讲述了那样一个发生在过去里的印记。于我们而言,不管是生活还是旅途,能通过北岛的这些诗句去体会到那种在岁月中沉稳的安详,一切就已经不再需要任何其他的语言,这正是这首诗歌给与我的最大感受。

  在《青灯》中,北岛正是用这种近乎对安静生活的的记载让我们看到了那个时代里的生活印象。年轻时候都北岛可能在经历各种各样的经过与到达,但这些对于北岛而言,无论身在何处,也只有故国的月光能让他想起过去。对于那样的一个时代里,对于这样的一中漂泊,也只有像北岛经历了铅华岁月的洗礼之后才会真切的明白,那些和故国有关的岁月里,生活是一卷永不停歇的画。

  我相信北岛对于生活或是对于文字,都有着北岛独自的把握力度。我在读到“花开几度/催动朝代盛衰”的时候,我似乎看到了那个时代里的北岛有着浓郁的乡愁;作为一个写文字的人,北岛将最好的语言用在了对一个时代的印记上,今天能读到北岛记录下的这些,正是北岛用这样美丽的诗句给我们留下了关于一个时代里纯真的怀想。

  自古以来,时节和景色的变动都是牵动诗人的最大情愫。在北岛的文字中,我能看出这样的因素对于一个诗人写这些文字时候的动力,北岛是一个有着巨大灵性的作家,因此在他决定用这些语言的时候,就注定了这是一场华美的盛宴;经历了岁月的铅华洗礼之后,这首诗歌如今在这个充满喧嚣的都市里,让然那么清澈,让人放佛能看到自己的灵魂。我想北岛写这首诗歌的时候,应该怀有一份淡淡的乡愁,关于岁华,关于遇见的不同风景,这些沉湎于心的景色都为北岛写这些诗句的时候铺垫了常常的动力。因此很多时候我亦在想,如果那个时代里的北岛如果过多地沉湎于风花雪月,那么今天这样的诗句断然不会成为经典。《青灯》之于北岛,是最华美的语言,因为北岛在这个喧嚣的都市里风险了一丝安宁,因此在我看来,这个就是北岛对这首诗歌的最大贡献。[newpage]

  无论是在唐朝还是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诗歌中关于美丽世界的遐想和沉重历史的回眸几乎是每个诗人都会想到的素材,北岛也不例外。但和其他一般诗人相比,北岛在这方面却又是多么的伟大。帝王江山的寂寞和新路旅程的孤独正好是吻合在一起的。北岛打开历史的阀门,给我们迎面迎击了一种关于文化的洗礼。在被盗的诗句中,我们能感受到诗人那颗清澈的心背后盛装的理想,一个关于故国和颜色的理想;纵使君王已经老去,但是美人还在;纵使青灯终将变暗,但心程已经开始。这是一个安静的世界,北岛用这首诗歌让我们看到战鼓轰鸣。

  诗句的最后语言,确确实实感动了我。在我的心目中,北岛在这样的诗句里告诉了这个时代一个故事,一个关于历史和故国的故事。无论中国会不会老,但在北岛看来,岁月铅华的背后,总会有人看不见光明,这是中国时代下的文学末路。对于未来与文字的力量,多少次我们都期望能看见有人在举起大旗呐喊,但真正的情况却是,我们都已经远离那个时代,并且已经越来越远。(朱翊/文)

  2009年6月15日晚于北京海淀金码大厦

  附录:《青灯》全文

  故国残月
  沉入深潭中
  重如那些石头
  你把词语垒进历史
  让河道转弯

  花开几度
  催动朝代盛衰
  乌鸦即鼓声
  帝王们如蚕吐丝
  为你织成长卷

  美女如云
  护送内心航程
  靑灯掀开梦的一角
  你顺手挽住火焰
  化作漫天大雪

  把酒临风
  你和中国一起老去
  长廊贯穿春秋
  大门口的陌生人
  正砸响门环

  我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读到北岛先生的这首《青灯》的,第一次接触这样的词语的时候,我开始被北岛在这首诗歌中的所抒发的那种情怀感动。关于回忆、关于对往事的追缅,这些都在《青灯》中表现出那个时代的美好。[separator]在《青灯》中,北岛先生用一种近乎安静的诗句向我们讲述了那样一个发生在过去里的印记。于我们而言,不管是生活还是旅途,能通过北岛的这些诗句去体会到那种在岁月中沉稳的安详,一切就已经不再需要任何其他的语言,这正是这首诗歌给与我的最大感受。

  在《青灯》中,北岛正是用这种近乎对安静生活的的记载让我们看到了那个时代里的生活印象。年轻时候都北岛可能在经历各种各样的经过与到达,但这些对于北岛而言,无论身在何处,也只有故国的月光能让他想起过去。对于那样的一个时代里,对于这样的一中漂泊,也只有像北岛经历了铅华岁月的洗礼之后才会真切的明白,那些和故国有关的岁月里,生活是一卷永不停歇的画。

  我相信北岛对于生活或是对于文字,都有着北岛独自的把握力度。我在读到“花开几度/催动朝代盛衰”的时候,我似乎看到了那个时代里的北岛有着浓郁的乡愁;作为一个写文字的人,北岛将最好的语言用在了对一个时代的印记上,今天能读到北岛记录下的这些,正是北岛用这样美丽的诗句给我们留下了关于一个时代里纯真的怀想。

  自古以来,时节和景色的变动都是牵动诗人的最大情愫。在北岛的文字中,我能看出这样的因素对于一个诗人写这些文字时候的动力,北岛是一个有着巨大灵性的作家,因此在他决定用这些语言的时候,就注定了这是一场华美的盛宴;经历了岁月的铅华洗礼之后,这首诗歌如今在这个充满喧嚣的都市里,让然那么清澈,让人放佛能看到自己的灵魂。我想北岛写这首诗歌的时候,应该怀有一份淡淡的乡愁,关于岁华,关于遇见的不同风景,这些沉湎于心的景色都为北岛写这些诗句的时候铺垫了常常的动力。因此很多时候我亦在想,如果那个时代里的北岛如果过多地沉湎于风花雪月,那么今天这样的诗句断然不会成为经典。《青灯》之于北岛,是最华美的语言,因为北岛在这个喧嚣的都市里风险了一丝安宁,因此在我看来,这个就是北岛对这首诗歌的最大贡献。[newpage]

  无论是在唐朝还是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诗歌中关于美丽世界的遐想和沉重历史的回眸几乎是每个诗人都会想到的素材,北岛也不例外。但和其他一般诗人相比,北岛在这方面却又是多么的伟大。帝王江山的寂寞和新路旅程的孤独正好是吻合在一起的。北岛打开历史的阀门,给我们迎面迎击了一种关于文化的洗礼。在被盗的诗句中,我们能感受到诗人那颗清澈的心背后盛装的理想,一个关于故国和颜色的理想;纵使君王已经老去,但是美人还在;纵使青灯终将变暗,但心程已经开始。这是一个安静的世界,北岛用这首诗歌让我们看到战鼓轰鸣。

  诗句的最后语言,确确实实感动了我。在我的心目中,北岛在这样的诗句里告诉了这个时代一个故事,一个关于历史和故国的故事。无论中国会不会老,但在北岛看来,岁月铅华的背后,总会有人看不见光明,这是中国时代下的文学末路。对于未来与文字的力量,多少次我们都期望能看见有人在举起大旗呐喊,但真正的情况却是,我们都已经远离那个时代,并且已经越来越远。(朱翊/文)

  2009年6月15日晚于北京海淀金码大厦

  附录:《青灯》全文

  故国残月
  沉入深潭中
  重如那些石头
  你把词语垒进历史
  让河道转弯

  花开几度
  催动朝代盛衰
  乌鸦即鼓声
  帝王们如蚕吐丝
  为你织成长卷

  美女如云
  护送内心航程
  靑灯掀开梦的一角
  你顺手挽住火焰
  化作漫天大雪

  把酒临风
  你和中国一起老去
  长廊贯穿春秋
  大门口的陌生人
  正砸响门环

欢迎转载,请注明转自:朱翊读书
本文链接: 故国和中国一起老去—读《青灯》(诗歌)有感

标签:
更多

发表评论

NOTICE: You should type some Chinese word (like “你好”) in your comment to pass the spam-check, thanks for your patience!